? 陶瓷行業 外行哄抬造就民國瓷虛火?-行業動態-新聞動態

激情活力,專業專注,立即行動!

行業動態
你的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新聞動態 > 行業動態
陶瓷行業 外行哄抬造就民國瓷虛火?
作者: 出處:  時間:2014-01-19

或許是受明清價格高居不下的影響,近年來民國瓷漸漸成為拍賣市場“黑馬”,在近日舉辦的中國景德鎮國際拍賣會上,民國“珠山八友”之一王琦繪制的瓷板畫《糊涂即是仙》拍出了350萬元的高價。有專家表示,民國瓷難與明清媲美,整體價格上漲有盲目競價之嫌,不過民國瓷中不乏名家精品,其本身亦具有時代的創新性,未來應有上漲的空間。

民國瓷成拍場“寵兒”

民國瓷指1912年至1949年期間生產的瓷器作品,由于民國時期社會動蕩、戰亂不斷,使得當時的陶瓷業整體上處于一個蕭條時期,人們普遍認為這一時期生產的瓷器大不如前,在上世紀90年代,民國瓷的價格多在萬元左右,就算名家王步繪制的瓷板畫也不過十多萬元。

但是,近年來,民國瓷的價格逐步攀升,漸漸從拍賣會的附庸品,躍升為主角之一。在2007年北京翰海迎春拍賣會上,一對民國粉彩百花不露地開光花鳥紋天球瓶,以22.55萬元成交;同年3月,中國嘉德“瓷器、佛像、玉器、”專場中,推出了60多件民國瓷器,其中,汪野亭創作于1930年的一件繪粉彩山水方筆筒,估價僅3.5萬至5.5萬元,成交價竟達25.3萬元;而在近日舉辦的中國景德鎮國際藝術陶瓷拍賣會上,民國瓷器成交率達91%,成交的拍品主要以“珠山八友”的瓷板畫為主,其中成交價格最高的是王琦的《糊涂即是仙》,落槌價高達350萬元。

對王琦的瓷板畫拍出350萬元的高價,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委員趙自強并不感到吃驚,“民國早期景德鎮的瓷器,從造型、釉色各方面來說檔次還是比較高的,尤其是‘珠山八友’等名家繪制的作品,不僅本身漂亮,而且很具有時代的代表性。王琦的作品拍出這樣的價格,我覺得還是比較合理的。”趙自強表示,由于文物是不可再生的,像高古瓷、明清瓷器的精品都被不少藏家收起來,不輕易出手,價格居高不下,導致一些買家轉而尋找一些瓷器收藏的新領域。

“粉彩新藝瓷”收藏價值最高

趙自強認為,民國瓷的精品主要集中在早期,其特點鮮明,未來應該還有上漲的空間,“明清時期,景德鎮為宮廷燒造的瓷器,制作得都比較工整,講究對稱和嚴謹,民國時期的瓷器就比較隨意、開放,紋飾題材上具有很濃厚的生活氣息,有一些新的概念。從胎質來說,早期民國瓷的胎和晚清瓷器的胎相比較,更堅硬精細一些;從顏色上來說,民國瓷比較鮮艷明快,看上去非常漂亮。我認為它既繼承了前代傳統,又有創新,這個創新性尤其可貴。”

但趙自強指出,民國后期的瓷器就完全不行了,幾乎沒有收藏的價值,“這是一個瓷器發展的規律,我們在鑒定清代瓷器的時候就有一個普遍的看法,認為‘一代不如一代’,民國前期相對穩定,后期戰亂頻生,整個社會環境、經濟發展不行,瓷器制作的創新性就散發不出來了。”

瓷器收藏家母智德也表示,雖然民國是瓷業的蕭條期,但客觀地講,在這三十多年里也出現了不少精品瓷器。他告訴記者,現在通常把民國瓷分為四類:一是袁世凱復辟帝制的短暫時間內,派郭葆昌任陶務監督,在景德鎮燒制了大量“御用瓷”,也就是所謂民國宮廷瓷;二是清末民初官窯瓦解后,原來在官窯制瓷的能工巧匠迫于生計,憑借自身的技藝,利用原有的生產條件,制作了大量的仿古瓷,這些瓷器被稱之為“民國仿古瓷”;三是,民國期間以文人潘宇、汪曉棠以及“珠山八友”等為代表的繪瓷名家以瓷當紙,創造了新興的粉彩工藝,新粉彩瓷畫與傳統粉彩相比,無論在造型、線條、光澤、色彩等方面都吸收了近代畫的營養,作品以工見長,這些新興的粉彩之作可稱之為民國粉彩新藝瓷;四是民國期間興辦的制瓷公司和眾多個體窯廠生產的大量生活瓷。

母智德認為,在這四類瓷器中,只有前三類具有一定的收藏價值。“在這三類瓷器中,又以‘粉彩新藝瓷器’的收藏價值最高,因為它畢竟蘊含著一定的創造性。所謂‘民國官窯瓷器’和‘民國仿古瓷器’雖然不乏精品,但整體水準較之清代的官窯器和古代瓷器珍品都要差一些。”

外行哄抬造就民國瓷虛火?

對民國瓷價格上漲,母智德有些不以為然,他認為,民國瓷相較明清瓷器甚至高古瓷器來說,歷史內涵、文化底蘊的深厚程度都難以企及,但現在的收藏市場如火如荼,不少古代陶瓷器,由于受政策的限制、鑒定亂象的誤導,既得不到實事求是的承認,更不能進入流通領域,便促成了拍賣市場供不應求、奇貨可居的既成事實。而民國瓷器是居于古陶瓷收藏之外的“邊緣門類”,在交易上幾乎不存在任何政策限制,打假的呼聲也不強烈,于是逐漸成了拍賣市場上的“寵兒”。一些實力雄厚、投資心切、入行不深的人士,便不斷地競價、哄抬,使得民國瓷這一板塊的落槌價格越來越高。

相對其他時期的瓷器,民國瓷的贗品數量很大,母智德告訴記者,上世紀五十年代,一些民國時期遺留下來的瓷藝工匠就仿制了不少民國瓷器;改革開放以來,隨著民間收藏不斷升溫,加之民國瓷的生產已經融入了一些現代制瓷工藝,仿制難度不大。近年來,民國瓷價格不斷攀升,制假者受利益的驅使,贗品的數量也逐漸增多。

趙自強也表示,由于民國距離現在不過百年,很多人都見過民國瓷器的真品,仿制相對容易。但他認為,民國瓷的真偽辨識難度并不大,關鍵是要對其胎質、釉色、造型、畫法有一個扎實的掌握。“民國瓷的胎和釉是有時代性的,現在仿的東西很多都很粗糙,尤其是民國的名家作品,他們繪制的瓷畫都有自己的特點和精神,仿制也只能仿大概,比如‘珠山八友’的作品,每個人的風格都很鮮明。當然有些藏家不認真看,又沒有基礎知識,晃眼過去,覺得很像。陶瓷是有內在精神的,仿制最多只能形似,很難神似。”